千锤百炼铸精品

——《共和国科学家颂》编辑回眸 陈东林、蔡卫红

《共和国科学家颂》一书出版到现在已过去整整三年了,可是每当我们回忆起当时的编辑过程,那段与同事共同战斗、与书的作者郭曰方老师热线交流的岁月便一幕幕在我们脑海中涌现,至今还令我们感慨万千。那是一段为铸造精品,大家齐心协力、千锤百炼、以苦为乐的愉悦之旅……

我们是在5年前中国科普协会的一次小型会议上认识郭老师的,那时就知道他是一位著名的科学诗人,但也仅此而已。后来,当一部厚重的《共和国科学家颂》书稿摆在面前的时候,我们被深深震撼了。捧读书稿,李四光、钱学森、邓稼祥、彭加木、王选、袁隆平……一个个鲜活的科学家形象扑面而来。郭老师用他饱满的激情、如椽的巨笔,将科学家最能触动心弦的一面展示出来,让我们对这些科学大师有了更真切的认识,令人感动、催人奋发。特别是当我们得知这些诗歌已在多个地方的高校诗歌朗诵会上朗诵,反响热烈,并引起了中央领导的重视时,更是激动不已。经社领导研究,将这部书作为重点书来运作,由我们两人共同担任《共和国科学家颂》的责任编辑。从接下任务时起,我们就感到巨大的无形压力,生怕哪个地方出现纰漏,辜负了社里的期望,更辜负了郭老师的多年心血。为了把书做好,我们提出了“要像科学家那样严谨”的口号,制定了“定内容、核资料、抠字眼、专家审”的“四步走”编辑步骤。

定内容就是先对整部书稿通读一遍,整体把握取舍,统一风格体例,明确内容格局。在通读书稿后,我们认为全稿剪裁得当,准确地把握了每个科学家的特点,视野开阔,具有史诗般的宏大气魄,已具备了很好的基础。只是有一个问题我们一时间感到不好处理。原稿诗作绝大部分是每篇描写一个科学家,但有三篇体例不一样,一篇是歌颂周总理对科学家的关心爱护,一篇是写邓小平与科学的春天,还有一篇是献给科学家群体的。按照体例统一的原则,我们收入书中的诗歌只能是描写单个科学家的,这三篇就不能收入。但是写共和国的科学家,又怎能离得开两位伟人的丰功伟绩,又怎能不提科学家群体的贡献?为了这三篇诗作的处理问题,我们进行了反复斟酌和讨论,最后决定将三篇诗稿作为序诗放在书的最前面,与其他作为正文的诗稿区分开来,这样既不影响全书的体例,又突出了三篇诗稿的重要性,巧妙地解决了问题。在处理诗稿正文时,我们又感觉到,每首诗光是有诗歌本身似乎还不够,应配上科学家的简介和照片。因为诗歌只能是艺术地勾勒出科学家形象,简介则能高度概括科学家的生平和业绩,照片的作用更是自不待言。读者看了简介和照片后,可以进一步加深对诗歌的理解。郭老师对我们的意见非常赞同,很快就把科学家的简介提供给我们。可是在配科学家照片时遇到了很大的困难,因为很多老科学家由于年代所限,没能留下清晰的可供印刷的照片,在尽了最大努力也没办法解决问题后,我们不得不忍痛割爱,放弃了这一想法。经过几番周折后,书稿最终形成了由歌颂100位科学家的100首诗歌组成、每首诗歌对应配一份科学家简介、诗歌正文前安排三首序诗的内容格局。

核资料就是核查稿中的史料是否准确。郭老师长期在中科院工作,对每一位科学家的情况了如指掌,加上他做事一贯周密细心,他所提供的科学家简介、诗歌中所提到的史实无疑是最权威、最准确的。但我们作为责任编辑,要本着“怀疑一切”的态度对待书稿,这既是对读者负责,也是对作者负责。因此我们查找了大量的资料,对每一份简介、每一处史实都进行了仔细核查,发现疑点即向郭老师求证。虽然最后仅发现了个别无伤大雅的问题,但我们觉得很值,那种踏实感、喜悦感是旁人难以体会的。

所谓抠字眼,就是咬文嚼字,对书稿中的文字、标点符号一个一个抠,看是不是符合语言规范,看能不能更精练、更优美、更上口、更准确、更有气魄。郭老师有几十年的诗歌创作经验,他的诗歌感情充沛、语言通俗、节奏鲜明,是经过了认真锤炼的精品。但我们追求的是精益求精、好上加好,对诗歌中的每一句话我们都要细细品味、反复推敲,特别是诗歌的标题,更是我们推敲的重点,如献给钱学森的这一首,标题经过了四次修改,才定为现在的“箭击长空,他用攀星摘月的勇气,写下气壮云天的诗篇”;献给刘东生的一首,也是经过了反复讨论才定下“他为黄土高原,编绘出一部部科学经典”这样的标题。虽然在抠字眼过程中,我们几个编辑常常会争得面红耳赤,书稿却在这样的争论中日臻完美。那种因为改了一个好标题、用了一个好词的成就感至今我都难以忘怀。

最后一个步骤是请社外专家审读把关。为了确保质量,我们先后请了三个方面的专家审读,一个是专门研究诗歌理论和创作的教授、一个是专门从事文艺作品编辑工作的资深编辑、一个是诗人,他们从不同角度提出了很多有价值的意见。针对他们的意见,我们又专门召开了碰头会进行讨论,研究处理办法。

几个步骤下来,可以说稿件已是经过千锤百炼,对它的文字质量我们很有底气了,但“好马还得配好鞍”,我们还要为它配上精美的装帧,才真正算是铸成了精品。自从拿到书稿以后,我们的美编就开始构思整体设计,定稿之后,又从浩如烟海的图库中为每首诗歌寻找最合适的艺术插图,这些插图以淡淡的褐色呈现,在浅米色轻型纸衬托下,优雅而不张扬,很好地烘托出了诗歌作品的韵味。书的封面则设计了以暖色为基调,用具有民族特色的红、隐约出现的科学家头像、长城、五角星等元素来反映主题的方案,使书的形式与内容达到有机的统一、完美的结合。

书稿付印前,为慎重起见,社长、总编辑又分别对全部书稿审阅了一遍,这才签下同意付印的意见,为编辑工作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。

回忆编辑过程,我还要特别提及郭曰方老师。整个编辑过程中,郭老师始终给我们巨大的支持和信任。郭老师年届古稀,但仍夜以继日按我们的要求创作诗歌;在我们提出质疑的时候,他总是不厌其烦地进行复核,第一时间答复我们;在我们对诗稿作出改动时,他总是给予理解和支持。那段时间,我们和郭老师之间来往电话和电子邮件不断,被戏称为“热线”。但正是在不断的沟通中,我们深切地感受到了他作风的细致、胸襟的开阔,他是一个真正具有大家风范的谦谦长者!

千锤百炼铸精品,《共和国科学家颂》于2008年获得第二届中华优秀出版物奖,并入围中国科协成立以来最受读者欢迎的10本科普图书书目,这次又获得了中国科普作家协会第一届优秀科普作品奖,说明它得到了越来越多人的肯定。为它所付出的一切,我们都认为值得!

WordPress theme: Kippis 1.15